图片 1

图片 2

近些年一直致力于洗刷假货丑闻的阿里巴巴终于在新年伊始放了一记大招——它和Louis
Vuitton、施华洛世奇、华为等20多家品牌联手建立打假联盟,利用大数据打击旗下电商平台上的假冒产品。

阿里巴巴去年遭开云集团指控卖假货,诉讼举例指出,淘宝网上商家提供的假冒Gucci手袋,每只售价2美元到5美元,而正版Gucci售价为795美元。

LVMH集团旗下首个奢侈品牌LOEWE已跟天猫展开合作

根据阿里巴巴的说法,包括品牌、贸易协会、知识产权专家和监管机构在内的联盟成员将和它分享知识产权认证及防伪数据方面的专业知识。作为回报,阿里巴巴提供打击假冒产品的相关数据及技术支持,帮助它们阻止、筛选并剔除假冒产品。

时尚头条网报道:在原定时间的前两天,阿里巴巴董事局主席马云最终取消了5月19日在美国奥兰多市举办的国际反假货联盟春季会议上的主旨演讲。5月14日,国际反假货联盟在一封发给会员的信中确认,已暂停阿里巴巴的会员资格。

作者 | 周惠宁

这下,地图和枪炮总算同步上场了。

消费者、品牌权利人、执法机关,利用大数据打击旗下电商平台上的假冒产品。一个多月前,总部位于华盛顿的非营利组织国际反假货联盟宣布阿里巴巴加入该联盟,此举招致了很多联盟成员的不满,国际反假货联盟曾收到的匿名信威胁,如果阿里巴巴不被排除出会员名单,将会有更多的成员退出。

1月10日,阿里巴巴对外发布《2017年阿里巴巴知识产权保护年度报告》。报告称,2017年关闭24万个淘宝疑似侵权店铺;删除的疑似侵权链接中,97%一上线即被封杀。

首批创始成员里不光有Louis
Vuitton、施华洛世奇、赫基集团、资生堂等时尚品牌,也包含诸如华为、索尼、三星的科技品牌。

国际反假货联盟的部分成员认为,在阿里巴巴多样化的市场平台上比如淘宝网上,充斥着大量国际反假货联盟成员公司产品的假冒商品。Gucci是国际反假货联盟其中一个成员,其母公司开云集团去年起诉阿里巴巴,称其促进并鼓励假货的销售。Gucci,Michael
Kors和Tiffany在得知国际反假货联盟总裁曾购入阿里巴巴股票,并与一位关键高管关系密切后,纷纷离开了国际反假货联盟以示抵制,国际反假货联盟不得不解除了它与阿里巴巴的关系。

阿里巴巴首席平台治理官郑俊芳表示,去年有大部分假货在产生销售前就已被秒杀。

作为在中国认知度最高的奢侈品牌之一,Louis
Vuitton虽然没有在天猫上开设旗舰店,但深受假货烦扰。不同于以往令人啼笑皆非的粗劣仿制品,如今流通于线上的产品真假难辨,有些甚至和正品出自同一家代工厂。

现在事件已陷入僵局,很多奢侈时尚品牌已对阿里巴巴感到愤怒,不过有国外媒体分析表示,奢侈时尚品牌并不能通过拒绝与阿里巴巴对话解决他们在中国网购上的假冒伪劣问题,如果他们想解决问题,除了直接与中国电商巨头合作,似乎没有更好的办法。

近几年,消费者、品牌权利人、执法机关,各方针对网络售假发起的投诉在逐年降低。据统计,2017年消费者在淘宝购物时,因怀疑买到假货而发起的退货比例比去年下降29%。

经济、形象损失不断累加之后,品牌与电商的纷争逐日升级。奢侈品巨头开云集团就曾控告阿里巴巴公司对其网站销售的假货视而不见。2016年4月,阿里巴巴被批准加入国际反假货联盟之后,开云旗下品牌Gucci在5月8日退出联盟。去年圣诞节前,美国贸易代表将阿里巴巴旗下淘宝网站列入假货泛滥的“恶名市场”黑名单。

国际反假货联盟主席罗伯特巴奇斯发表演讲时也建议,千万别错过与阿里携手打假的机会。他表示,阿里巴巴已经是全世界最大的电子商务平台,阿里巴巴与国际反假货联盟联合在全球展开知识产权保护和打假行动已有两年经验,阿里巴巴做出了巨大努力。我们应该支持这个合作,就像之前与信用卡公司的合作。国际反假货联盟的职责是给你们机会,而不是限制你们的机会。

《打假年报》还指出,截至2017年底,阿里巴巴打假特战队与全国23个省开展线下打假合作,累计向全国执法机关推送涉假线索1910条,协助抓捕涉案人员1606名,捣毁窝点数1328个,涉案金额约43亿元。

有了Louis
Vuitton、施华洛世奇等品牌签订下的这张背书,阿里巴巴仿佛一条腿已经从假货泥潭里拔出。阿里巴巴表示,这个联盟将获得中国相关部门的支持。在支持部门一栏中的确列有浙江、湖南、山东等地的公安或工商机构。

数字化研究公司L2在最近一份报告中指出,国际奢侈品牌无法控制阿里巴巴的搜索结果,尽管他们在阿里巴巴B2C平台天猫商城上开设了店面,一些奢侈品牌想要打击的未经授权卖家往往占据主导地位,根据L2的说法,如果没有阿里巴巴积极的参与干涉,这一切将很难得到改善。

阿里巴巴表示,2018年将配合执法机关,推动解决假货区域性、行业性和领域性问题,全力围剿线下假货源头,继续推进像治理酒驾一样治理假货,呼吁制假直接入刑,让售假者真正感到痛。

在这之前,阿里巴巴拿两家在淘宝上出售假冒施华洛世奇手表的商家开刀,把他们起诉至深圳市龙岗区法院,以“违背平台不得售假约定、侵犯平台商誉”为由索赔140万元人民币。这成为了国内首例电商平台起诉售假店主案,虽然态度被肯定,但更多质疑源于阿里巴巴在打假方面的迟疑和投入力度。

例如,在开云集团的诉讼中,开云集团声称阿里巴巴出售关键词为Gucci复制品的商品给其中一位卖家。它表示,阿里巴巴还在搜索项中添加了机械手表一词,引导消费者购买假冒的机械手表,包括带有Gucci标志的腕表。开云集团指出,打击这种行为并不容易,因为阿里巴巴正是背后的推手。

实际上,阿里巴巴的打假之路并不平坦,其平台上的假货问题曾是奢侈品牌入驻天猫进军中国电商的最大障碍。

“他们正试图证明他们确实在认真对待该问题,并试图为摆脱其平台上销售的假货做些事,即便这只是在深圳的一次索赔而已,”品诚梅森律师事务所驻香港的科技、媒体和电信业务合伙人保罗•哈斯维尔对《金融时报》表示说。

在阿里巴巴旗下的淘宝平台,有一个繁荣而巨大的灰色市场,专门出售未经授权的商品,可以说这比假货本身的问题更严重。消费者情报公司Bomoda的Brian
Buchwald和Andrew
Roth指出,在阿里巴巴旗下淘宝网和竞争对手京东商城平台上,上个月总计出售9000件所谓正版Prada商品,价值310万美元,但没有一件商品是经过Prada授权的。

前几年由于监管不力,阿里巴巴旗下淘宝上的假冒产品交易规模极其庞大,每分每秒在淘宝上卖出的疑似假冒产品达数百万,产品范围从手袋、运动服饰、首饰到汽车配件,涉及范围之广震惊全球。

联盟成立后,我们是不是就能放心无忧地在淘宝上购买联盟成员的产品了呢?恐怕谁都不能打包票。

这对依靠品牌形象和排他性运营的奢侈品牌而言确实感到头痛,假货和未经授权的产品或许对它们真实销售没有影响,但正在可以弱化品牌的形象。Buchwald和Roth总结称,这取决于西方品牌是否愿意向阿里巴巴妥协或与之建立伙伴关系,与其平台内庞大的消费群体直接接触。

2008年,美国贸易代表办公室Office of the U.S. Trade
Representative正式把阿里巴巴旗下的淘宝列入恶意市场黑名单中。美国贸易代表办公室每年都会发布恶名市场名单,列出那些参与或促进侵权或假冒产品的在线市场和实体市场。

首期联盟成员:

中国蓬勃发展的中产阶级会购买更多奢侈品,与西方人不同,中国消费者会毫不犹豫地通过各种电商平台购买高档商品,比如在阿里巴巴和京东商城。

2011年,阿里巴巴曝出惊天大丑闻,公司内部人员被发现故意设立一些欺诈性的供应商账户,在接受了货款后却不给买家发货,涉及员工人数达100名和2300家假冒网店,涉及金额达200万美元。阿里巴巴网站首席执行官卫哲和首席运营官李旭辉为此引咎辞职。

阿里巴巴、Dulux、LV、施华洛世奇、赫基集团、地素、资生堂、贝德玛、安利、玛氏、保乐力加、华为、苏泊尔、九阳、索尼、三星、西部数据、佳能、福特等。

有国外时尚零售分析人士表示,阿里巴巴已经成为国内最大的电商平台,一些奢侈品牌的电商销售业绩主要仰赖于它。4月,阿里巴巴声称如果按照商品销售数量,它已经超过沃尔玛成为世界最大的零售商,想要获得业绩增长的国外奢侈时尚品牌没有太多选择,阿里巴巴也许是最好的伙伴。

此后,阿里巴巴开始正视假货问题,关闭了淘宝网上一大批造售假商家,并开始与各大品牌更加密切地合作打假。鉴于阿里巴巴开始重视假货问题并采取行动,美国贸易代表办公室在2012年决定将淘宝从黑名单中删除,但警告阿里巴巴还需做出更大的努力。

支持部门:

不过,在《World Trademark
Review》的一篇专栏中,在出售正品方面拥有更好声誉的京东商城的创始人刘强东嘲讽阿里巴巴自称想要保护品牌知识产权的言论,他表示:很明显,一个机遇优先考虑通过出售假货获得利润的商业模式,与日益精明的消费者之间的共鸣只会越来越少。

2014年,奢侈品牌Gucci母公司开云集团发现,淘宝网上2731家不同商店在一个月内就卖出了3.7万个假冒的Gucci手袋,因而起诉阿里巴巴侵犯商标专用权并且贩卖假货。虽然经过双方协调和解并商讨打假计划之后开云集团同意撤回诉讼,后因协商毫无进展,在不到一年时间内决定再次起诉阿里巴巴。

浙江公安厅经侦总队、湖南省公安厅治安总队、山东省公安厅食药环侦总队,黑龙江公安厅经保总队、重庆市公安局打假总队、义乌市公安局、佛山市公安局经侦支队、南京市公安局食药环侦支队、浙江省工商局、河南省工商局、重庆市工商局、浙江省质量技术监督局等。

现在,奢侈时尚品牌关闭了跟阿里巴巴通话的大门,不过他们依然希望夺回中国网上销售商品的主动权。阿里巴巴在被暂停国际反假货联盟会员后则表示,这并不会改变阿里巴巴打击假货的决心,并表示国际反假货联盟是传统零售高速发展时期的产物,如今互联网电子商务汹涌澎湃,世界变了,假货集团的策略和手法也需要改变。
(文/陈舒)

2014年,淘宝网上2731家不同商店在一个月内就卖出了3.7万个假冒的Gucci手袋

据美国权威财经杂志《福布斯》当年发布的一份数据显示,在淘宝上搜索古驰或Gucci等关键词时,价格低于300元人民币的产品达30000个,有些卖家甚至会向消费者表明其货品是请工厂依据正品的设计来进行生产的,另有部分卖家则是将商标中的字母G改成D。

在中国吃尽假冒商品苦头的美国运动鞋生产商New
Balance全球品牌保护事务负责人Dan McKinnon也指出,当时在淘宝网上销售的New
Balance产品中至少有80%是假货或可疑产品。

对于与开云集团关于假货的纠纷,马云曾在接受《福布斯》采访时表示,不理解为何Gucci和其它奢侈品牌手袋能卖到这么贵,并建议奢侈品公司也必须反思自己的经营模式。

2015年1月23日,国家工商总局发布抽检网购商品的数据,淘宝网正品率最低,仅37.25%。消息传出后,阿里巴巴当时的市值在一周之内蒸发200亿美元。有分析称,国家工商总局发布的这份报告是阿里巴巴自创立以来遭受到的最大危机。

尽管阿里巴巴在假货问题上屡屡受挫,但马云本人一直都认为打假是阿里巴巴必须面对和解决的一大挑战。在首次被列入恶意黑名单后,阿里巴巴杭州总部打击假货的私人工作组人数增加至2000人,在2013年和2014年两年内,阿里巴巴为打假共投入了1.6亿美元。

2015年7月,阿里巴巴开设了一个英文网站,各大品牌可以通过该网站提交删除假货的请求,在准确发现假货方面具有良好记录的品牌可进入一个流程简化并加快的诚信计划,以更快地删除假货。据悉,该计划将删除假货所需花费的时间从三至五天缩短到一至三天。

2016年,阿里巴巴在加盟国际反假联盟IACC后仅一个月,便遭到Michael
Kors、Tiffany、Gucci、Longchamp等一系列奢侈时尚品牌的联合抵制,并被暂停会员资格。尽管马云表示会继续和IACC共同开展打假项目,但是业界并不买账。

Michael Kors长期法律顾问Lee
Sporn在早前在致国际打假联盟信函中称,阿里巴巴是时尚界最危险的存在,阿里巴巴的战略只局限于口头支持品牌执法,但在其交易平台上的假货问题一直没有得到实际解决。

同年10月,美国服装和鞋履协会AAFA呼吁美国贸易代表办公室重新将阿里巴巴及该公司旗下的淘宝等平台列入恶名市场名单。有分析人士指出,各大奢侈品牌依然对里巴巴的打假承诺感到担忧。

不过,阿里巴巴多年的打假行为并非白费,尽管众多品牌对阿里巴巴的打假效果感到不满,但全球最大奢侈品集团LVMH并不这么认为。

进入2010年后,中国消费者在高端奢侈品方面的开支不断增加,有业界人士称阿里巴巴假货的盛行从侧面反应出淘宝大部分用户对奢侈品牌已经具备一定的意识,只是缺乏在线购买正品的渠道。另有分析指出,吸引LVMH集团的是阿里巴巴手中所掌握的中国高端消费者大数据。

2016年5月,LV曾与广州警方和迪拜警方联手,加上阿里巴巴打假团队的支援,查获一个年产值上千亿的造假团伙。

同年9月,LVMH集团高调宣布全力拥抱阿里巴巴旗下的天猫平台,以对该平台的打假效果表示认可,旗下的娇兰、玫珂菲Make
up
forever、丝芙兰等品牌也陆续入驻天猫开设旗舰店。12月,集团旗下核心品牌LV与阿里巴巴展开合作,邀请阿里巴巴的高端黑卡会员APASS参观LV总部以及一般不对外开放的工坊。

LV罕见对阿里巴巴APASS会员的私密行程定制引发业界猜想

与此同时,受到鼓励的阿里巴巴打假决心大增,为更有效地打击假货,阿里巴巴于2017年1月成立了全球首个大数据打假联盟,与首期加盟的约20个品牌创始成员发布《共同行动纲领》。

该打假联盟采用定向邀请制,首批入盟的成员包括LV、施华洛世奇、赫基集团、地素、资生堂等约20个品牌。LV表示,选择与阿里巴巴合作的原因在于阿里巴巴的大数据,以及阿里巴巴打假生态中的公安、工商、质检、食药监等权力机关的线下资源。

在该打假联盟推出的第一个月,阿里巴巴成为中国电商平台历史上首个起诉卖假商家的平台,索赔金额达140万。

有分析人士表示,阿里巴巴在得到LVMH的强势站台后,与其它奢侈时尚品牌的关系开始慢慢缓和。

公开资料显示,仅在2015年9月到2016年8月之间,依托阿里巴巴大数据,执法部门已经关闭了约675家假货的生产、库存和销售点。截至2016年底,阿里巴巴已与苹果、Burberry、LV、Cartier、Nike等逾1.8万个国际品牌展开打假合作。

在LV宣布加盟阿里巴巴打假联盟三天后,法国爱马仕集团旗下的中国奢侈品牌上下宣布登陆天猫。上下艺术总监兼CEO蒋琼耳在接受采访时表示,与天猫这样成熟的平台合作有利于品牌未来发展,并强调品牌抵制假货问题的最好方法就是开一家得到平台合法授权的店铺,以引导消费者接触到更多更新的正牌商品,永远领先于仿冒者。

蒋琼耳同时表示,上下与阿里巴巴建立了良好的关系,也相信这家中国电商巨头是真诚地要兑现诺言,消除假货,这是一个团队合作,阿里巴巴很清楚这一点。

随着阿里巴巴打假力度不断受到认可,和LVMH集团第一批入驻的品牌绩效不断创新高,2017年8月,历史上第一次,LVMH旗下核心手袋品牌LOEWE首次在天猫尝试线上销售。

为更好地打消奢侈品牌对假货问题的顾虑,天猫于去年利用其大数据有针对性地为有奢侈品消费能力的用户设立内置了奢侈品平台Luxury
Pavilion。

图为天猫奢侈品平台Luxury Pavilion

经过筛选的消费者通过登录Luxury Pavilion页面,便可选购Burberry、Hugo
boss、La
Mer等奢侈品牌产品。继Armani集团全线入驻后,另一意大利奢侈品牌Marni于今日正式加入这一平台开设旗舰店,这意味着天猫在集齐LVMH集团旗下五大部门后,基本完成对意大利奢侈品牌吸引入驻。

LVMH集团大中华区总裁吴越早前表示,天猫代表着中国,折射着中国的进步和发展,已经吸引了中国的时尚人群,所以奢侈时尚品牌进入天猫理所当然。有的奢侈品牌也坦承,中国奢侈品市场的重要性已超过了该行业对于假货问题的顾虑,

据统计,截至2017年年底,已有近1400个法国品牌入驻天猫,除LVMH外,全球最大的化妆品集团欧莱雅也已全面布局天猫。

值得关注的是,为了共同利益,历经3年的对峙,开云集团于去年8月和马云握手言和。

开云集团与阿里巴巴及其关联企业蚂蚁金服集团达成一项协议,双方将共同开展知识产权保护,在线上线下发起针对侵权者的联合行动。作为协议的一部分,开云集团已同意撤销在美国纽约地区法院向阿里巴巴集团及蚂蚁金服集团子公司支付宝发起的诉讼。

2017年12月16日,开云集团与阿里巴巴的关系迎来重大突破,集团旗下时尚品牌Stella
McCartney宣布与天猫商城合作,上线天猫奢侈品平台Tmall
Space开设快闪店。该快闪店以一个月为期,上线的货品包括falabella黑链手提袋等在中国大陆店铺买不到的货品,给天猫奢侈品消费者限量限时尊享,同时给予超级会员超级尊享权益。

而曾与开云集团一起抵制阿里巴巴加入国际打假联盟的Michael
Kors也于去年8月与马云旗下的支付宝展开合作,在品牌中国官方在线精品店推出支付宝花呗、花呗分期和花呗预授权的消费方式,并提前预售Michael
Kors限量版SELMA城市系列手袋。

据毕马威KPMG公司预测到,2020年中国国内市场的奢侈品销售将有一半都来自网络销售。随着越来越多的奢侈品牌入驻,市值超过3万亿人民币的阿里巴巴在打假问题上已没有回头路。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