近期的影视行业也是一波未平,一波又起,丁晟导演喊话光线传媒提供宣发明细时间还未结束,《命运速递》导演李非也发微博剑指宣发400万什么也没干。

5月2日,电影《英雄本色2018》导演丁晟发布长文,质疑电影宣发方光线传媒在宣发和票补款项上存在问题,要求光线方出示账目明细。

5月2日,电影《英雄本色2018》导演丁晟在微博发文,质疑电影宣发方光线传媒
在宣发和票补款项使用上存在问题,要求光线传媒出示账目明细。随后,光线传媒回应表示,无权利亦无义务向第三方披露宣发明细,但此事已然引起了舆论的关注。

5月2日丁晟导演要求光线传媒公布《英雄本色2018》宣发明细。经过一个月的发酵,问题仍未解决,5月23日丁晟导演再发微博,最后通牒请贵方与五个工作日内就上述问题及4要求予以反馈,然而光线给出的回复并没有让人满意。

《英雄本色2018》是由丁晟执导,王凯、马天宇等人主演,于2018年1月上映,据艺恩数据显示,影片综合票房为6300万,且不论影片拍摄成本如何,丁晟导演在长文中提到的宣发费及票补就多达3700万。

丁晟表示,光线传媒在电影《英雄本色2018》的宣发过程中,2700多万元宣发费与1000万元票补款项使用存在问题。据丁晟描述,出于电影投资方的信任,他曾在和光线传媒的一次面谈中直接表示希望对方提供《英雄本色2018》的宣发费用明细,“花多少,请给个明细,没花完的,请退回来”。然而时隔许久仍未收到光线传媒明确的宣发明细表。当再追问时光线传媒却表示“要求太过分”,而在微博公开此事也是为了给投资方交代。

6月1日,导演再发微博表示花钱有据,天经地义,无矩无理,奉陪到底

据丁晟描述,出于电影投资方对自己的信任,他曾在和光线方的一次面谈中直接表示希望对方提供《英雄本色2018》的宣发费用明细,花多少,请给个明细,没花完的,请退回来。然而至今未收到光线明确的宣发明细表。此次公开此事意在让光线公开花费明细,给投资方交代。

对此,光线传媒回应称,已经履行了合约义务,同时没有权利和义务向任何其他第三方披露包括宣发在内的任何信息和资料,虽然理解导演由于票房不理想造成的焦虑,并指出“我们认为影片的票房是由影片品质和宣发等因素共同作用的结果,其中影片的品质是根本。我们不愿意看到票房好的影片都归到影片品质好,票房不好的都让宣发背锅的行业怪象,以现在中国电影市场和观众成熟度来说,任何好电影都不会被市场和观众辜负”。

事情发展到现在,业内人士大多表示《英雄本色2018》的宣发估计要不出来了,然而,不到半个小时后,6月1日晚,于近日上映的《命运速递》的导演李非又发布微博个人总结再次引出导演与宣发之间的矛盾。

丁晟导演微博一出,不少网友也表示电影上映前后确实没怎么见到宣传,而导演丁晟也曾在电影上映第三天于微博发布长文,抨击电影排片量太低。

据悉,《英雄本色2018》是由北京京西文化旅游股份有限公司、耀莱影视文化传媒有限公司、酷仔文化传播有限公司、北京摩天轮文化传媒有限公司等近10家公司联合投资,由丁晟执导,王凯、马天宇、王大陆等主演的警匪题材电影。猫眼数据显示,该片于1月18日上映,主演为王凯、马天宇、王大陆等,该片的首日票房为1013.4万元,首周票房为5066.6万元,累计报收票房6306.6万元,也就是说付给光线的3700万元超过了票房的一半。从营销数据来看,电影《英雄本色2018》的物料数量为13条,物料播放量为4547.3万,微博话题数共19个,话题讨论量为3996.4万。

总结主要内容:

  

有行业人士指出,电影的宣发费用主要有两种支付方式,或是由片方支出,或是由宣发公司先行垫付,后期再进行结算,但无论采取哪种方式,宣发公司都会从中吞食相当可观的一部分收益,甚至在一些情况下,宣发费用并未实际落地,而是直接转化成了宣发公司的利润。票补也是同样的道理,卖座的影片没有票补也能收割观众,不卖座的影片即使有票补也难以吸睛,导致一些票补费用仅是宣发公司向片方开出的空头支票。在此情形下,导演与投资方想要维权,诉诸法律程序是最有效的方式,仅以此事为例,不能向第三方披露的款项支出明细可以成为光线传媒宣发措施和票补落地的证据,如若不能列举,光线传媒也应当承担相应的责任。

1、宣发公司迪美天祥影业400万宣发为实现承诺排片数,路演。面对质问,宣发方表示没钱了。

据悉,上映首日,《英雄本色2018》仅拿到了11.2%的排片,因排片量太低导致单日票房仅1000万。而在次日上映的《神秘巨星》,则在第一天就以19.0%的排片量位居当日所有影片排片量之首,《英雄本色2018》排片量都被后者完虐。

2、距离首映三天合瑞、first影展帮助宣发首映,剧角补十几万,李非和主演赵炳锐各掏二十万补充宣发。为时已晚。

据悉,《英雄本色2018》与《神秘巨星》则分别由光线与猫眼发行,光线承诺保底发行《英雄本色2018》,猫眼发行执行《神秘巨星》。光线在猫眼与微影合并后以超过50%的股份成为猫眼最大股东,所以两部电影其实都是光线的片儿。

3、影片《命运速递》倒在了宣发和排片,辜负了大家的喜爱。导演将继续努力拍好电影。

不过有业内人士猜测,猫眼与光线提前押宝《神秘巨星》,而为了确保《神秘巨星》的票房空间,双方联手压缩《英雄本色2018》的排片量,是票房滑铁卢的重要原因。

《命运速递》从5月25日正式上映到5月31日撤档,上映9天,累计收获票房131.3万,从这张总结里记者发现,最初的400万宣发费+剧角十几万+导演和主演每人二十万,总共近450万的宣发,最后的宣发效果却完全不值这个价格。

今天下午光线传媒发文回应此事,称没有权利和义务向任何其他第三方披露包括宣发明细在内的任何信息和资料,并表示不愿意看到,票房不好的都让宣发背锅的行业怪象。蓝鲸记者查阅发现,《英雄本色2018》在豆瓣评分仅为4.9。

通过艺恩数据发现,影片在上映前12天营销指数才开始上涨,片花/预告也是上映前9天才开始发挥作用,但一般来说,很多影片还在制作阶段时就已经开始做宣发。该影片目前豆瓣评分6.7分,仅1741人参与评分,但42.8%的人评分在4星以上,可见影片质量颇有保障但宣发触达的人群数量太小。

这样一来倒又像一场罗生门,票房差究竟是宣发不到位?还是本身品质差?

两个事件都表达了导演对宣发的不满,一个需要提供明细,一个控诉宣发未达预期。我们的宣发怎么了?

  

威尼斯人官网,宣发作为影视产业中重要的一环,对影片票房有这重要的影响,不能说宣发能给影片带来多少票房,但不好的宣发一定会拉低影片收益。

光线宣发玩得6,《英雄本色2018》翻了车

日前北京日报采访某影视制作公司的宣传主管木先生表示现在的电影宣发真是一团乱,乙方公司收了服务费还要收策划费、稿费、媒体公关费,同时又要在渠道上挣钱。1000万元的预算真正能有300万元花到刀刃上,就算是良心公司了。

媒体出身的光线传媒,多年累计的媒体渠道资源,让他们在媒体宣传上游刃有余,并且往往走的都是小制作+大宣传的路子,而光线玩得最6的就是青春/情怀营销。

虽说目前影视工业化不够完善,但部分环节备受诟病也是阻碍影视发展的绊脚石。拿钱办事难道不是应该的嘛?那些行业的灰色地带,心照不宣的的操作空间,何时才能消失?

日本动画电影《你的名字》就是一个很好的例子。与以往日本动漫瞄准国内二次元群体不同,光线传媒对24岁以下目标观众进行精准促销,通过猫眼电影进行电影票补贴,花大力气在全国高校中进行推广。首周末排片最高达到35%,这个排片占比不仅远远高于光线自家的《大鱼海棠》(24.1%),甚至略高于一周之前上映的《神奇动物在哪里》(34.7%),把同天上映的《佩小姐的奇幻城堡》挤得只剩下约15%左右的排片,最终让这部电影在中国市场成功跳出了原有的粉丝群体,影响到一部分粉丝之外的潜在观影人群。

同样经过光线之手的还有《左耳》、《泰囧》、《从你的全世界路过》、《分手大师》、《大鱼海棠》等片,虽然豆瓣评分一个比一个低,但都在当时获得了颇高的网络关注,《英雄本色2018》看起来倒像是一个例外。

近期猫眼因《后来的我们》深陷退票门,舆论将矛头直指猫眼,称此举疑似预售期片方大量买票锁场,造成预售过亿假象,院线排片跟涨后片方利用影城的退票政策,开始规模退票,撤出自己的资金,这样一来不仅不用花钱,还增加了排片,制造了火爆现象,空手套白狼。

  

有网友猜测,丁晟导演或许受此启发,觉得自己当了冤大头,才在微博向光线开炮。

  

华丽的财报与光线的隐忧

如果没有猫眼退票门和丁晟的微博讨说法,光线的日子还是很甜蜜的。

根据光线传媒发布2018年一季报,公司2018年1-3月实现营业收入4.01亿元,同比下降34.25%;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的净利润19.93亿元,同比增长976.95%。

虽然营收下滑,但一季度净利润却大幅上升。这要归功于今年3月份光线的一场股份交易。3月11日,光线传媒将持有的27.64%的新丽股份,以33.17亿元转让林芝腾讯科技有限公司。公司表示,就本次交易公司将取得的投资收益约为22.66亿元。这也是光线传媒在2018年第一季度利润大幅度上涨的重要原因。

  

电影业务方面,一季度光线传媒参与投资、发行的影片共七部,总票房为38.28亿元,其中报告期内上映了《熊出没变形记》《唐人街探案2》《大世界》《英雄本色2018》《金钱世界》五部影片,2017年上映并有部分票房结转到本报告期的影片两部,包括《圣诞奇妙公司》《心理罪之城市之光》。

蓝鲸查询发现,据国家电影局提供的数据显示,2018年一季度,全国电影市场共产出票房202.17亿元,光线占全国一季度票房总额的18.9%。另外,电视剧业务上,光线还实现了2.19亿元的营收,较上年同期增长647.09%。

反观王长田颇为看好的猫眼,如今却更像一块心病。光线传媒董事长王长田曾在公开场合多次表示,有计划让猫眼独立上市,但猫眼的经营情况和营收利润还存在不确定性,能否顺利IPO,仍要打上一个问号。

光线传媒曾于2017年5月31日发布《关于出售资产暨关联交易的公告》,数据显示猫眼在2016年实现营业收入10.53亿元,亏损5.11亿元。但到了同年9月21日,光线传媒《关于参股公司增资扩股引入战略投资者的公告》中却显示,猫眼2016年度营业收入约为10.32亿元,亏损1.09亿元,至此两份不同的公告出现了不同的亏损数额。

  

图片来自光线传媒《关于出售资产暨关联交易的公告》

图片来自光线传媒《关于参股公司增资扩股引入战略投资者的公告》

值得注意的是,王长田曾在2017年的中国影视领袖峰会上表示,2016年猫眼亏损十几亿,2017年1至5月猫眼盈利2个亿。

因此,无论是从猫眼之前被曝出的财务数据前后不一致,还是其对外宣称已经盈利的真实性,都有不少投资人表示过质疑。

业内普遍认为,今年猫眼上市会有一个实质性的进展,但谁料上市前夕卷入了票房造假风波。电影局相关负责人也表示,坚决反对不正当竞争,反对任何票房造假的行为,决不允许任何扰乱电影市场、破坏市场秩序、损害电影产业整体利益和声誉的行为。对此一旦发现查明,将严肃处理。

猫眼当下的窘境与光线华丽的财报形成不小的反差,在线票务市场十分火爆的今天,猫眼作为光线重要的业务版图上市前夕却遭此事件,这对光线而言无疑是不愿看到的情况。

相关文章